当前位置首页 >> 追悔何及 >> 正文

任志强:不懂什么叫克强经济学 要看党的经济学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9-12-16

任志强:不懂什么叫克强经济学 要看党的经济学

任志强:不懂什么叫克强经济学 要看党的经济学

发布时间:2018-07-16 14:13:16 已有: 人阅读

在今天举行的“2013博鳌房地产论坛”上,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大谈宏观经济问题。对于今年媒体热议的“克强经济学”,任志强说自己“恰恰是没搞懂”:“如果四万亿真的出来的话,那还叫什么克强经济学?”

任志强说:“我没搞懂这一届政府要干什么,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这一届政府要干什么。比如说樊纲刚才讲的要去杠杆化,我们也看到中央政府要很努力的去杠杆化。人民日报今天发表了一篇文章,叫批判过去的四万亿。也就是说这一届政府准备要清算上一届政府的错误,但好像又出来一个新的四万亿。”

任志强还表示:“我不是搞经济学的,但我知道不管哪一届政府,你起码要告诉我们一个目标,是往东还是往西,现在我们不知道往东还是往西,所以很多人把希望寄托在三中全会,希望三中全会能给出一个比较明确的目标。我不知道你们大家注意听朱中一刚才的讲话没有,他说房地产的长效机制怎么回事还不知道,也许要三个月以后才能知道,三个月以后就是三中全会了,三中全会就告诉你会出什么新的政策,那时候我们才能知道,最终什么是新一届政府的经济学。我们还听到一个消息,就是党要管经济,所以政府的经济学是没有用的,最后要看党的经济学是什么,所以一定要等三中全会出来了才知道。”

在讨论环节中,任志强还谈到的“钱荒”的说法。任志强说,今年房地产商好像没有人喊缺钱,“银行要缺钱,开发商可以借给他们一点。”

主持人(女):感谢樊纲先生,请您留步,我们接下来要进行的是博鳌铿锵行的讨论环节,樊纲先生今天出来作为演讲嘉宾之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嘉宾主持。首先请您到我们的讨论区就坐。接下来,请参与讨论的嘉宾上台就坐,有请: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城乡建设经济研究所所长陈淮先生;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志强先生;路劲地产集团董事局主席单伟豹先生。

樊纲:因为陈启宗被台风挡在了香港,我就代替他来主持一下。这个环节的题目是关于克强经济学的,我说一下克强经济学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是巴克莱银行的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提出来的,当然也有一些争议。我们现在讨论的是房地产对结构调整的感受和不同的看法,我们这一阶段就进行这个讨论,我想首先请任志强。任志强对很多问题都有很深的研究,对这些问题他也有很多的独到的看法。

任志强:到底什么是克强经济学。所有人都在琢磨,包括前面有两位,一个是朱中一,他说我们不知道今年的房地产市场是什么样,是因为不知道中央政府在想什么。第二个是樊纲,他说还不知道后面的情况,很多东西都存在不确定性。

陈淮: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知道王市长欢迎我们到三亚避暑,这事让我想了一个多钟头,我今天还真是到三亚避暑,房地产的运行、市场的运行也同样,就有到三亚避暑这样的可能性,没人能知道,老天爷知道。

我们的樊纲说围绕着结构调整,但是我们的纸上写的“钱荒和克强经济学”,这是两码事,前一个说的是中长期的问题,不管是房地产市场还是结构转型,都不是三两天的事,写在纸上的那个是短期的。任志强说不知道要往哪儿走是不对的,说了,我们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他说他不知道。7月30号局刚刚开完会,说2013年要促进房地产业平稳健康发展,用了19个“稳”字,积极稳妥推进房地产发展,他说不知道,你这就是不对的。今天我们坐在博鳌,在台下的开发商、媒体说了一个词叫迷雾重重,但是他们今年比任何一年心里都平坦。我看过任志强先生的分析文章,他最近一篇文章,他其中一个观点,开发商不缺钱。那个钱荒是从哪儿来的?谁编出来的?樊纲编的?

陈淮:钱荒这两个字大家不要提,水太深,不是年轻的记者能写和知道的,银行有没有去杠杆化的问题?有。有没有影子银行的问题?有。但是这个问题是不是把某个并不那么直接和尖锐的问题提出去,解决那个延续的问题,这个我们不知道。

陈淮:所以这两个字别拿到这儿和房地产搀和一块儿说,这是一个。另一个,我不知道什么叫克强经济学,樊教授是专门研究经济学理论的大家,他尚且没有研究明白,我说我们要研究志强经济学,我还知道一点。

樊纲:第一轮讲了一些大的问题,主办方给了题目有结构化改革这个词,然后是“钱荒预期下的克强经济学”。我同意陈淮说的,咱们少用钱荒这词。我想我们第二轮讨论点具体问题。你们房地产商的角度感觉融资情况怎么样?你们刚才说不紧张,你不紧张,是不是大家都不紧张?大家是不是在调整融资的方式,拓宽融资渠道?我也非常想听听各位的看法。

任志强:今年房地产商好像没有人喊缺钱,要钱的都是想再扩张,加速扩张的人说需要更多的钱。现在房地产商真正讨论钱的问题是讨论那钱贵和不贵,你要拿稍微贵点的钱,可能满大街都是,就是恨不得投行、信托什么都追着你,问你要不要钱。好的企业就寻求价格偏低一点的,如果能拿到银行标准利率的话,要比市场融资的钱低得多,所以成本是最主要的。于是就有很多企业到外头去拿,通过境外拿了很多钱。比如说在香港上市这几家公司,龙湖差是60到80个亿,建业也有十几亿美元,万科等等都是,凡是有境外渠道都从境外拿,境外才百分之二点几、三点几,高的也才百分之五点几,比银行标准利率还低。初步算一算,这几家境外上市公司拿到的钱超过600到800亿,这是非常大的数。单总刚才讲到几个数据,银行今年增加了很多,个人消费,就是按揭这一块,银行增加了将近60%,所以开发商今年保持30%以上的自有资金的增长,那是非常高的数,所以不能说开发商现在很缺钱,只是因为它贵和不贵之间,大家有些争议,大家愿意拿更便宜的钱,而不是愿意拿更贵的钱。

为什么在房地产上没缺钱?因为投别的钱过去,在钢铁上,钢铁不灵了,尤其是钢铁贸易,煤炭不灵了,船舶不灵了,光伏不灵了,那十大产业政策都不灵了。钱拿出来干什么呢?因为钱是有成本的,房地产今年是形势比较好的,所以都往房地产里扔。缺钱的只有是极少数财务不透明,或者是公司状况比较差的企业,真正好的企业,严格说起来,在今年不管从统计数据还是从报表上看,在各个方面来看,都没有说严重缺钱的。

陈淮:资金供给不缺,但是资金的风险结构配置存在很大问题,房地产需要的是中长期稳定运行,它不光靠回款。刚才志强先生说满大街都是钱,也就是说实际利率远远高于利率,央行前几天做了一个改革,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当实际利率远远高于利率的时候,他说把银行管制的利率的下限放开了。当食堂只剩下粥了,他说馒头可以随便吃了,这个改革有意义吗?下午巴所长(巴曙松)来了,大家记得问问他,金融专家都怎么研究的这事。

任志强:人家说因为在这个时候你不需要,我放开就没意见,如果在需要的时候,你放开的话,大家都打架了。所以现在就放开下限。

陈淮:不放开下限的钱你借得了吗?刚才我们的嘉宾也讲到克强经济学这几条原则,其实主要是两个,短期内经济总量的平衡稳定运行问题,今年先顾这个,长远两看,对抗利益集团它没有足够的力量。

房地产的金融我们说了十年,包括樊纲教授也嚷了十年,把间接融资转变为直接融资这件事是个改革的问题,不是简单的调控政策的问题,我们十年调控政策最大缺陷之一就是没和改革相结合。这个没改,就只好由一些拾遗补漏的私募、信托来补充,这些都是短期的,在风险承担上并没有真正起到在开发商、银行、货币供应者、所有者、市场投资人之间合理的配置,这是问题。刚才说缺钱和不缺钱,不缺钱不一定没有危机。恐怕改革的问题,我们这个论坛得多讲讲,政策的问题少说点,别老觉得吃退烧药能治病,根本的是说,我们得动手术,还是住院打吊针。退烧药吃了今天不烧,明天烧得更厉害。

樊纲:陈淮先生讲的这点非常重要,一定要区分短期和长期的问题,基础性的、根本性的问题和临时性的一些政策差别问题,我们经常这些东西老混在一块儿。同时,大家确实要看到一点,包括我刚才讲的影子银行的问题的时候没讲到,有些改革是自下而上的,这个事情就是自下而上的,是银行、投资者、储户大家一块儿改了过去单一考银行的融资体制。

樊纲:我们这一段的讨论主题两个关键词,一个“克强经济学”,前面各位说了,不知道。一个“钱荒”,听一轮下来,伪命题,所以这个讨论进行不下去了,所以我们的讨论就此结束。武汉癫痫病医院在哪呢武汉看儿童羊癫疯哪家医院好长春哪家医院的治疗效果好郑州好的癫痫医院在哪

友情提示:
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我们联系,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